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媒体聚焦» 正文

科学时报:新能源专业高等教育期待春天(摘选)

作者:admin | 来源:核科学与工程学院 | 发布日期:2012-12-05

  人才供给捉襟见肘

 

  近年来,中国新能源产业发展速度惊人。就在行业发展与时间赛跑的同时,推动新能源行业前进的人才供给却显得捉襟见肘。

  以核电行业为例,根据《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05~2020)》,在未来10年内,国家每年平均要开工建设5~8台以上的核电机组,预计每年对核电的 设计、制造、工程建设、运行和管理,科研等核电人才的需求有数千人,而全国所有开设核工程专业的高校2007年的毕业生总量不超过500人。目前,我国与 核电行业技术人才和相关的工程管理、金融、财务、商务谈判人才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短缺情况。

  据了解,在2006年之前,国内培养核电专业人才的院校只有清华大学、西安交通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哈尔滨工程大学、华北电力大学等少数几所,每年毕业生 的数量难于满足核电发展对人才的需要。而教育部同意设置风能相关专业的只有华北电力大学和河北工业大学2所,太阳能等专业更是无高校涉及。

  不过,到了2007年,全国共有13所高校开设核专业。

  “新能源一时间火了起来,而具体领域人才培养却面临困难。我们培养学生最终目标是为了适应社会的需要。但是,现在各领域发展程度参差不齐,人才都紧缺,齐 头并进培养新能源各个领域的人才相当困难,这也对我们的专业教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重庆大学核能工程系硕士生导师王锋坦言。“如果教育能分工就好了。比 如把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分开,这样人才结构会更加合理。”

  针对高校开设新能源相关专业问题,王锋直言:“专科、本科、研究生工作内容不同。现场的工作基本专科都可以做了,开设职业技术学校即可。”

 

  临阵受命,核电教育迎春

 

  新能源产业的飞速发展给当前大学教育带来了严峻的考验。传统教育模式俨然已经不适于时代的发展,面对大学师资力量配备不足、高端人才缺乏、新能源专业设置少等问题,大学新能源教育怎么去适应新能源产业的高速发展引人深思。

  作为教育部直属高校中唯一以能源、电力为学科特色的“211工程”重点大学,华北电力大学面对国家能源发展战略需求,确定了着力打造核电学科和其他新能源学科的战略方针。

  “其实,在2003年的时候核电还处于冬天,但长期工作在能源电力前沿的刘吉臻校长已经预见到核电行业的春天即将来临,所以组织申报了核工程与核技术专业,华电也成为了国内第五家培养核工程人才的大学。”华北电力大学核科学与工程院院长陆道纲回忆。

  2004年6月,时任国家“863”计划最大工程项目——中国实验快堆工程副总工程师的陆道纲和他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的同事们终于完成了中国实验快堆工 程的全部设计任务。正在他准备好好地休息一阵的时候,华北电力大学找到了他,希望能够一起组建核科学与工程学院。“我也没想太多,当时感受到核电发展的步 伐加快,而人才的培养是国家核电发展的百年大计,于是我决定从工程设计第一线走到教育第一线,也算是临阵受命吧!”陆道纲对《科学时报》说。

  近年来,通过与中国广东核电集团等企业核电人才“订单式培养”方式,华北电力大学把与核电相近专业的高年级优秀学生选拔出来,与核电企业联合制定培养计 划,极大地满足了企业对人才的需求。通过此方式已向企业输出近500位核工程专业方向的毕业生。中国广东核电集团还把这种方式扩大到国内十多所高校。

  除了普通4年制本科培养和“订单式培养”、中外合作办学,华北电力大学还是国内第一家核工程专业中外联合办学的学校。“我们与法国格勒诺布尔理工大学联合培养‘中法核工程双学士’。”陆道纲自豪地说。

  面对新能源产业的发展,陆道纲指出,人才培养应该分两个层次:既要培养大批量适合产业需求的实用型技术人才;又要培养走在科技前沿,具有创新能力的高层次精英人才。

  “我们现在还没有核工程的硕士点和博士点,一直都没机会申请。”陆道纲焦虑地说。目前,核电领域里高层次人才需求量很大,而后起的核工程高校要想申报一个核工程专业或学科的硕士点和博士点却非常困难,只能“寄人篱下”挂靠在热能等相接近专业下面。

  “国内有些老牌专业硕士点、博士点每年的毕业生很多,甚至出现供过于求的现象,而核工程这边却人才短缺。希望国家根据人才需求,调整学位点的设置,增加紧缺专业或学科的硕士点和博士点数量。”陆道纲畅言。

  风电也在华北电力大学得到重视。2006年,华北电力大学可再生能源学院开始招收国内第一个风能与动力工程专业,由副校长杨勇平兼任院长。此前,该校还没有学院是由校长兼任院长的,足见学校对可再生能源的重视。

  此外,华北电力大学还设置了太阳能以及生物能方向。并拥有生物能发电成套设备国家工程实验室。杨勇平向《科学时报》透露:“我们暂时不会设地热能专业,因为现在市场的需求还不大。”

 

  计划解人才瓶颈

 

  纵观我国工程师的培养,面临着许多困难。由于缺乏制度保障和政策支持,企业一方面反映工科大学毕业生工程实践能力弱化、不适应企业要求等问题;另一方面又不愿意接受大学生实习,参与工程师培养。

  为此,2009年教育部决定实施“卓越工程师培养计划”,该计划也是正在制定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中的重要内容。

  据了解,“卓越工程师培养计划”是针对我国工程教育存在的不少问题而提出的,希望通过这一计划解决人才培养模式单一,欠缺多样性和适应性;工程教育中工程 性缺失和实践环节薄弱;评价体系导向重论文,轻设计,缺实践;对学生的创新教育和创业训练重视和投入不足;产学政合作不到位,企业不重视人才培养过程的参 与等弊端。

  国际上,工程师培养的通行做法分为两大模式。第一,以美国为代表的《华盛顿协议》成员模式,即在校着重进行工科基础教育,毕业后由社会提供工程师职业方面 教育,并通过专门考试和职业资格认证后成为工程师;第二,以德国和法国为代表的欧洲大陆国家模式,即在校学习期间就要完成工程师的基本训练,毕业时获得一 个文凭工程师学位,同时也是职业资格。

  陆道纲介绍,“卓越工程师培养计划”着重强调了学生要去企业增加实践经验,至少校外要有1年的实践时间,同时毕业论文也必须结合企业的项目来做。“这个计 划广泛实施后,将解决我们整个行业高层次人才瓶颈,使学生拥有了工程的实践能力,在毕业后能够直接上岗,符合企业的用人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