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媒体聚焦» 正文

中国电力报:我国核电发展要过三道坎

作者:admin | 来源:核科学与工程学院 | 发布日期:2012-12-05

     3月2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05~2020年)》(以下简称《规划》),确定我国核工业的发展方向将由适度发展 转向积极发展。《规划》确定2020年核电装机运行规模达到4000万千瓦,在建1800万千瓦的目标,并将通过国际招标引进第三代压水堆技术。

  有多年核电研究经历的华北电力大学教授、核电专家陆道纲认为,我国核电在发展中将面临原料供应、技术引进、自主创新三道坎。

 

  原料供应 中澳合作解后忧

 

  理论上说,1千克的铀全部裂变所释放出的裂变能,大约相当于2500吨煤或2000吨石油燃烧时所释放出的能量。照此推算,4000万千瓦的核电机组每年只需要1200吨低浓铀原料。

  4月3日,我国政府和澳大利亚政府在澳大利亚堪培拉签署了一系列合作协议和文件,其中包括了中澳和平利用核能合作协定、核材料转让的协定。根据协议,我国每年将从澳大利亚进口1万吨铀矿,价值约6亿至7亿澳元。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中澳双方在贸易合作中把核能作为一个主要的协定,这对于双方国内的经济具有深远影响。我国正大力 发展经济建设,能源缺乏日益突出,煤炭等传统能源已不能满足需求。在新能源的开发利用上,核电是一个重要的发展对象。陆道纲教授介绍说,我国并不是一个铀 储量大国,年产铀矿石只有700多吨,远远不能满足发展需要,因此制约了国内核电的发展。此时同澳大利亚的核能合作就变得至关重要。澳大利亚为中国解决了 铀资源匮乏的难题,中国也为澳大利亚丰富的铀资源解决销售问题。

 

  技术引进 国际招标要加速

 

  2003年,我国在“以我为主,中外合作”原则的基础上,全面启动浙江三门和广东省阳江共四台核电机组的国际招标工作。几轮下来,只有美国核电巨头西屋电气(Westinghouse)的AP1000和法国阿莱瓦(Areva)集团的EPR还在谈判桌上。

  AP1000秉承“最简单的就是最好的”理念,减少了核反应堆中的设备数量,从而提高安全性并减少投资。EPR在第 二代压水堆的基础上添加了很多安全设施,从而使其系统更复杂、更安全,需要更多的投资。陆道纲教授对这两种压水堆进行了四项内容的对比:一是从技术成熟 性、稳定性来说,EPR优于AP1000,原因是AP1000至今没有商业运行的实例。二是从先进性和经济性来说,AP1000明显优于EPR。三是从制 造的质量体系保证来说,法国阿莱瓦集团没有间断过核电工作,具有良好的连续性。四是以技术转让和价格来说,AP1000也明显优于EPR。美国西屋电气承 诺向我国出售新式核反应堆的设计图纸,100%转让技术,这使得我国今后可自主建设核电站。法国《回声报》3月15日对此报道:“全球第一大核电集团法国 阿莱瓦公司原本是建设中国4座核反应堆的主要竞争者之一,但它不愿效法美国西屋公司,拒绝进一步向中国转让技术,因此可能错过这个世纪合同。”

  由于核电建设周期较长(一般需要50个月左右,AP1000约需36个月),因此,国际关系的稳定性显得尤其重要。

  《规划》意味着在今后10年中,我国平均每年要开工建设3~4台百万千瓦级的核电机组,才能增加3130万千瓦核电 的装机容量,到2020年才能达到核电装机、运行4000万千瓦的目标(不包括2020年1800万核电机组在建的目标)。陆道纲教授焦急地说,不管如 何,要完成《规划》确定的核电发展目标,就必须尽快确定中标对象。

 

  自主创新 设计制造待壮大

 

  2005年12月23日,中国核工业集团第二研究设计院与中广核工程公司在北京签署《广东岭澳核电站二期工程建设核 岛设计与技术服务合同》,这是我国首次以总承包形式承揽百万千瓦级大型商用核电站设计任务,标志着我国在消化吸收国外先进技术基础上,已具备百万千瓦级核 电机站自主设计能力。

  陆道纲介绍说,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研究设计的百万千瓦级压水堆核电站CNP1000已经通过了国家核安全局的审查。中国广东核电集团的CPR1000,源于法国技术转让,技术成熟性、稳定性好。

  我国在核电设备制造上与国际领先水平相比,仍有差距。陆道纲指出,我国关键设备制造能力还有待提高,特别是核反应堆 压力容器、一回路(核电站主要有两个回路,一回路循环的冷却水直接经过反应堆堆心,多少会有放射性。二回路主要是蒸汽和水,比较安全。)主循环泵等关键设 备的稳定性、密封性、可靠性还达不到国际领先水平。

  陆道纲认为,我国核电制造业中的东方电气集团、上海电气集团、哈尔滨电气集团和中国第一重型机械集团公司,应该各有侧重,在国家调控下集中力量进行科技攻关。

  第三代核电站的引进、建设、运营、消化到我国组织批量制造和建设需要近10年的时间,要完成2020核电装机的目标,应当将我国已经掌握的二代加改进技术(CNP1000和CPR1000)作为过渡机型,安排建设适当数量的核电站。